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焦点>> 具体文章
揭秘医疗暴利链 医疗器械暴利是过度医疗温床
2014/1/15 14:01:13作者:# 摘自:央视新闻  编辑:利国
文字显示大小选择:【

  “满员”的输液大厅

  【导语】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来关注过度医疗的话题。在开始这个话题之前,我们先看一组由在全国各地用手机随机拍摄的一组医院画面。拍摄时间是2013年的11月底。

  【正文】

  这是北京的某家医院,记者拍摄的时间是上午九点,在二楼的输液大厅里已经是座无虚席。这是湖北的某家医院,拍摄时间是上午十点,这里的输液大厅也已经是人满慢的。这是四川的某家医院,拍摄时间是下午一点刚刚上班的时候,但在输液室门口的护士站早已经排起了长队。这是云南的某家医院,虽然已经是下午四点,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输液室里刚走了一个患者,马上就进来三四个病人。

  小病输液只因“疗效快”

  在这些随机拍摄的几家医院,输液室无一例外地都几乎“满员”了。那么,这些患者到底得了什么病,又为什么宁愿挤着、站着,也要选择输液的治疗方式呢?我们的记者在北京多家医院,采访了多位刚刚输完液的患者。

  【同期】患者一

  记者:孩子刚输液了是吧?

  记者:什么病?

  感冒。

  【同期】患者二

  刚输完

  记者:输了几天?

  输了7天吧。

  【同期】患者三

  感冒就输的液,他看你发烧不发烧。(医生)他就建议输液

  【同期】出租车司机

  也就是感冒输个液,输液不是快么。

  老百姓治病的“三素一汤”

  【导语】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输液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成为一旦生病就会想起的治疗方式。不管大病小病总会想到打上一瓶点滴,更有甚者,换季了、高考了也去挂上一瓶。一个吊瓶,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同期】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

  老百姓形象的概括为叫“三素一汤”,他们最喜欢用什么呢?就是抗菌素、维生素、激素、那一汤呢就是打吊瓶,那么这个事情可以说随处可见。

  【同期】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

  我觉得这是个陋习,这个输液有的,我们都觉得很难理解,这成一个巨大的产业,这个输液室感到非常壮观,一大片的人在那儿躺着输液。

  输液风险高别拿“大炮”打“蚊子”

  输液,指的就是静脉滴注。“输液大国”的名头一点儿都不光彩。2013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发布的《2012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显示,(2012年药品不良反应事件的给药途径分布,静脉注射给药占53.5%,其他途径注射给药,如肌肉注射,仅占2.7%。静脉注射给药一直是临床用药的较高风险因素。2012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的过敏性休克导致患者死亡病例中,85%以上为静脉给药。)专家指出,明明吃药或打针能好的一点儿小病,还非要用输液去解决,就好比拿大炮打蚊子,小题大做、有害无利。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过度医疗”。

  【正文】

  一般认为,过度医疗是指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在治疗过程中,不恰当、不规范甚至不道德,脱离病人病情实际而进行的检查、治疗等医疗行为。简单说,过度医疗是超过疾病实际需求的诊断和治疗的行为,包括过度检查、过度护理。

  【同期】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秋霖

  应该说在中国我觉得过度医疗还是蛮普遍的,最典型的两个例子,一个就是我们的抗生素的使用,这个是引起的国际的关注,那么第二个我觉得还有这个输液的使用。

  【同期】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

  还有一个我们不得不面对的就是滥用手术,滥用手术大家最,可以这个知道的最多的、最典型的莫过于剖腹产,你可以去看,很多医院剖腹产占多数,那这种情况是极不正常的,可以说有悖于常识的,但是我们在很多地方随处可见,所以你就知道我们的过度医疗已经到了一个什么程度了。
 卫生计生委:能肌注不输液

  目前,过度医疗在我国到底有多严重,我们可以从国家有关部门的表态中看出。不久前,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姚宏文表示,我国城乡居民用药知识普遍匮乏,用药行为不规范现象普遍存在。

  (我身后大屏幕上显示的是国家卫生计生委等部门联合制定的合理用药十大核心信息。我们看一下这个字板,其中第一项强调,“优先使用基本药物”,第二项就是“遵循能不用就不用、能少用就不多用,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的原则”。)这两项用药规范说的很明白,就是要求在治疗过程中尽可能避免脱离疾病实际需求的诊断和治疗。那作为医患关系中的主体,医生不明白合理用药的规范吗?

  “合理用药十大核心信息”

  1.优先使用基本药物。

  2.遵循能不用就不用、能少用就不多用,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的原则。

  【同期】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

  不是,他心里也明白。

  这个奇观是可耻的,就是说不应该有的,能口服就不需要打针,能打针就不要吊瓶子。

  奇怪的“走廊医生”

  【导语】

  既然医生心里也明白过度医疗的危害,那为什么不少医生在治疗感冒这样的小病时,也要给患者挂水呢?本台记者经过几个月的调查,拍摄到了过度医疗存在的种种现象和背后的原因。首先,我们从医院里一个人的故事讲起。

  【同期】绵阳市人民医院工作人员

  记者:那边那个大夫是我们这儿的大夫吗?

  医院工作人员:是啊

  记者:为什么坐那啊?

  医院工作人员:他就是坐那,我不知道为啥。

  记者:她为什么坐那呢?

  医院工作人员:不知道

  记者:每天都来吗?

  医院工作人员:嗯

  【正文】

  记者试图从医院的其他工作人员那里了解一下她的情况,但是,好像全医院的人对她都讳莫如深。据了解,这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已经在走廊里已经待了600天,病人都叫她走廊医生。

  “走廊医生”兰越峰

  据记者进一步了解,这个“走廊医生”叫兰越峰,曾经是绵阳市人民医院的超声科主任,而如今她每天就是坐在走廊里,时而看看书,时而发发呆,偶尔有病人过来咨询她帮忙解答一下,医院的工作人员跟她好像就是陌路,在记者拍摄的整天时间里,几乎没有一位医院里的同事和她说过话。从好端端的一位科主任,到如今的走廊医生,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记者找到了兰越峰的家。

  【同期】兰越峰

  记者:为什么会这样呢?

  兰越峰:我不想和他们同流合污

  记者:合什么污?

  兰越峰:是过度医疗,(医院有人)说我挡了他们的路。

  走廊医生:超声科的潜规则

  【导语】

  兰医生原来是绵阳市人民医院的超声科主任,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做B超,说兰越峰挡路,那她究竟挡了谁的路呢?

  【正文】

  兰越峰先后在内科、急诊科、超声科、医技办工作,并担任过超声科、医技办的主任。由于她是绵阳市人民医院超声科的专家,所以兰越峰经常要参与许多“重症”患者的会诊。

  兰越峰告诉记者,经常会有人因为一些小毛病到医院,医生会先把人收住院,凭空说他患有很严重的疾病,然后让超声科做相应的检查,并配合出具显示患有重病的检查结果。

  【同期】绵阳人民医院医生兰越峰

  我就很自觉地就是和他们默契地配合,我知道他是先收住院的,我会给他(凭空)写一点点问题上去。

  【同期】绵阳人民医院医生兰越峰

  住好几天院,住院医生就会和患者说,我们给你治好了,我就可以出(身体)正常报告。几年一直这个(情况)。

  【正文】

  在2009年5月,当时还是绵阳市人民医院超声科主任的兰越峰参与了给一位53岁住院病人会诊,正是这次会诊,让她和医院彻底决裂。医院的临床医生已经给一位下肢不舒服的病人开好了手术单:下肢血管手术及安装心脏起搏器。

  【同期】绵阳市人民医院医生兰越峰

  就是他的心率是60次以上,又是整齐的,怎么可以就说按心脏起搏器。我又调查了一遍(病人情况),调查了一遍也是这个样。

  【正文】

  兰医生认为过分了。几经犹豫之后,兰越峰决定,将真实的检查结果交给临床科室。最后这位患者没有做手术就出院。兰越峰却被叫到院长办公室。

  【同期】绵阳市人民医院医生兰越峰

  说我要把医院整垮,就这一个患者没做手术就要整垮医院吗?

  【正文】

  从此后,兰越峰在医院被几次免职复职,最终成为一位每天得到医院上班却没有工作岗位的走廊医生。

  【同期】绵阳市人民医院医生兰越峰

  你做一个纯粹的医生没有理由,没有理由去搞这些,我觉得这个过度医疗和那种回扣,它的性质和那种伸手掏人家的钱,和小偷没有区别,还有我就觉得它,你不仅仅是掏他钱,把人家患者的健康和幸福,甚至生命都给葬送掉。
走廊医生:超声科里的怪事

  【导语】

  兰越峰告诉记者,这几年在她所在的超声科,这样的怪事还真不少。

  【正文】

  兰越峰给记者看了他们超声科的一些检查结果。这位患者检查的部位是妇科,而在她的超声描述里竟然写着是前列腺;这位患者检查的部位是心脏,她的超声描述又说起了肾脏;这位患者检查的部位是甲状腺,超声描述却是双眼。在兰越峰给记者看的这些检查结果中,让人云山雾罩的结果比比皆是。

  【同期】绵阳市人民医院兰越峰

  在我们医院现在就诊的一个特色就是弱势群体,比如说工厂的,还有就是留守农村的,不太了解我们医院的。

  【正文】

  在兰越峰担任超声科主任期间经常会对科室的工作进行抽查。她发现,在她的超声科一天竟然会查出好几例卵巢囊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例的卵巢囊肿呢?

  【同期】绵阳市人民医院兰越峰

  一个卵巢囊肿我们收进去大概在当时,就是5千块钱左右吧,如果按30%的利润我们就赚一千多块钱。

  过度医疗背后,都是利益惹的祸

  【导语】

  兰越峰觉得,医院的这些怪现象就是因为过度医疗,在这些过度医疗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医院的创收机制,医院过度追求经济效益。

  【同期】绵阳市人民医院医生兰越峰

  就是下达经济指标,你从20万到40万,80万120万,180万,240万。

  【正文】

  记者看到,这是兰越峰的一本记事本,上面写着,5月份绩效评估,门诊增长17%,入院增长7%,总体增长26%等等。

  【同期】绵阳市人民医院医生兰越峰

  首先就是拿经济指标说事,一开会议就是谈指标完成的情况,以指标论英雄。

  【正文】

  这是绵阳市人民医院的绩效工资核算办法。在上面写着为病人提供优质、高效、低耗的医疗服务,然而记者翻过一页就看见了各科室的经济指标,工作指标,以及各科室的经济任务。在这份绩效工资核算办法里写着,绩效工资等于科室收入减上缴额再减科室成本加上质量控制考核,而且明确指出了各科室的上缴比例。

  【同期】绵阳市人民医院医生兰越峰

  你在科室,就是看患者的多少,收住院的多少和开检查的多少,这几十年是没有变化,原来是十块钱,二十块钱直接纳入你的奖金,到后来国家的政策发生改变以后,我们医院也在变化,就变成了应该是算间接地算入开单科室的收入,进入他们的奖金。

  【正文】

  在绵阳市人民医院,各科室之间既是竞争关系又是合作关系。

  【同期】绵阳市人民医院医生兰越峰

  应该算间接地算入开单科室的收入,进入他们的奖金,是一种刺激行为和联动。

  记者:那就是说假如其他科室给你开了一个要做B超的单子?

  兰越峰:双算,双算。

  【正文】

  兰越峰说的双算是什么意思呢?她给记者举了个例子。“双算”就是你的科室为其他科室开了单子,得到的利益两个科室分。也就是说,假如一位内科的大夫为病人开了一张做B超的检查,那么这个利益两个科室分。正因为这样,很多医生都会开一些并不是那么必要的检查单子。

  【同期】绵阳市人民医院医生兰越峰

  我们的指标收入就是过去几十年,十多二十年,从两三千万走到一个亿,花了二三十年的时间,而现在就利用几年时间,就跨越了一个亿到二点几个亿的一个跨越,那个井喷式的跨越。

  【同期】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秋霖

  我们现在的医院是自负盈亏,自我发展,在这种趋势下的话医院也好、医生也好,他都是希望什么?更多的去发展业务、扩大医院,这样也是他们一个发展的一个体现,但是这个实际上本身并不是符合我们这个卫生规律的

  【同期】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

  这是个我们长期以来评价医院的指标就不合理,或者是太重视于我们的这种经济性的这种发展指标了,这样的话就导致一个误区,认为哪个医院能赚钱就是好的医院,实际上这是不对的。
 当事人回应走廊医生事件

  其实走廊医生的事情一直被网友关注,在今年九月份,绵阳市人民医院也曾经对走廊医生事件以“致网友的一封信”形式做出回应。

  “绵阳市人民医院关于对我院医生兰越峰相关报道致网友的一封信”中就兰越峰的各种问题做了一番解释,对于过度医疗,信里是这么说的,(字版)“经自查,2009年5月中旬,在我院病人信息中仅有一位患者与报道描述相近似。患者毛某某,辅助检查心电图发现心脏有问题,请心内科会诊。医生建议:为确保手术安全,术前安置临时心脏起搏器。辅助检查B超时,兰越峰在毛某某面前说了很多诋毁医院及其他医生的话,迟迟不做检查。最后,毛某某选择保守治疗。”

  从这封信来看,似乎兰越峰反映的问题并不真实,记者拨通了绵阳市人民医院院长王彦铭的电话。

  绵阳市人民医院院长王彦铭:这个事啊,我们在电话里说不合适吧。问宣传部吧,他们了解。

  随后记者通过绵阳的114查询了绵阳市委宣传部的电话:0816-2539852,这个号码一直没人接听,随即记者又在网上查询到了三个号码:其中一个号码就是114提供的号码0816-2539852,另外两个号码分别为0816-2222549和0816-2537288,这几个号码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记者拨打电话的时间是下午15点到16点之间,应该是正常上班时间。

  最后记者联系上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知情人士的电话,为了保护这位知情人士,记者对他的声音进行了处理。

  记者:兰越峰的事情为什么引起关注?

  知情人士: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这个人不怎么听医院的招呼,医院觉得这个人应该敲打敲打她,就慢慢地越来越复杂。

  记者:兰越峰反映的问题属实吗?

  知情人士:基本属实。

  我国医疗费用快速增长

  根据我国卫生计生委数据显示,我国医疗费用近几年快速增长。

  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医疗费用达到了2.9万亿元,较2011年增长了近20%。业内人士认为,过度医疗是一个重要原因。

  北大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我对这个过度治疗现象,我觉得确实深恶痛绝,觉得这个事情要不管好,那就我们会浪费很多,无论是国家出钱,医保出钱,自己出钱,这是巨大浪费,而且过度医疗它不仅仅是没有效果,而且它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一、医疗器械暴利是过度医疗的温床

  我们继续关注过度医疗。上午我们关注了过度输液和过度检查,以及走廊医生的故事,下午我们来关注医疗器械。如今大到心脏支架小到针头,医疗器械与我们每个人的健康甚至生命息息相关。2013年年底发布的《2013年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发展状况蓝皮书》指出,我国医疗器械设备的市场规模在2011年已达到1200多亿元,2000年-2010年的复合增长率约21.3%,预计到2015年将超过3000多亿元。就是这些针头、支架、瓣膜等东西,在如今医院和市场上存在着暴利成分,有专家指出,在某种程度上,医疗器械暴利同样也是过度医疗的温床。

  二、找不到中文的进口器械

  我们接下来的话题就从一个植入人体的心脏瓣膜说起。

  王老伯在某地一家医院植入了一个进口的心脏瓣膜,手术后王老伯的家属在查阅这个产品厂家和功效时发现,无论是产品追溯卡还是病历上全部都是他们不懂的外文。

  患者弟弟王津勇:手术后我们发现给患者使用的医疗器械医院只在病例中记载了我们看不懂的外文的东西,我们产生了疑问,我们向院方提出要查看带中文的产品说明书或者产品包装盒中文的东西,院方一直没有提供。

  我国《医疗器械说明书,标签和包装标识管理规定》第六条明确规定,“医疗器械说明书、标签和包装标识文字内容必须使用中文,可以附加其他文种。中文的使用应当符合国家通用的语言文字规范。”

  王老伯的家人随即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进行申请,希望能够查询到使用在王老伯身上的进口心脏瓣膜的信息。很快,王老伯的家人受到了回复。上面写着:经查,未见产品英文名称的信息。根据《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医疗器械注册管理办法》、《医疗器械说明书、标签和包装标识管理规定》等规定,注册产品系指获准注册的医疗器械及其说明书、标签、包装标识等有关内容与该产品注册证书限定内容一致的产品;医疗器械说明书、标签和包装标识的内容应当真实、完整、准确、科学,并与产品特性相一致,必须使用中文,可以附加其他文种。

  为此记者联系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工作人员:必须要有中文标识,我们有一个包装说明书标识管理规定的,它没有(中文)就不对。

  三、监管部门自导乌龙

  进口医疗器械必须要有中文标识,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给出的明确答复。但是当王老伯的家属打电话向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这款并没有中文标识的进口心脏瓣膜时,没想到管理人员把她当成了医务人员,出现了很戏剧化的一幕。

  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不让他(病人家属)进手术室,这不咱们中国式的解决问题方式嘛。对吧,所以他(病人家属)说提出来应该一样,他(病人家属)提这个有一定道理,但是这和国际惯例是有差异性的,如果他(病人家属)到法庭上去告咱医院,他(病人家属)肯定他告不羸。

  王老伯女儿:你这样吧,你明天在吗?

  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在,在

  王老伯女儿:我明天上午过去,你方便吗

  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方便,没问题

  王老伯女儿:嗯,几点过去方便?

  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这样,您看是我到您那,还是您到我这来,我到您那看东西方便。你到我这来也可以,我就怕什么呢,你们医院,因为你们工作挺忙的,我是尽可能的不给你们添麻烦,啊,你看看呢?

  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王老伯女儿:我过去吧。

  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嗯,行行。您要愿意过来就过来。咱在这交流一下也行,王主任,我们啊,我们啊,我跟几个小不点儿到你们医院去不就完了吗,您看方便吗?

  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王老伯女儿:你听错了,我是那患者。

  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噢,嗨,我以为是您,医院的王主任呢,我就讲嘛,咱尽可能解决这问题,您是那个胸科医院那个举报人,对吧、

  王老伯女儿:对,你感觉几点方便,我就几点过去

  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这样,你带着那个(电话断了)
四、乌龙背后的谜团

  这个没有中文标识的瓣膜到底有什么猫腻?在这背后难道隐藏着什么样秘密吗?来继续看记者的调查。

  记者就为什么植入王老伯体内的心脏瓣膜没有中文标识的问题和它的生产厂家美国美敦力公司联系。

  【同期】美敦力公司中国区工作人员

  您提供的产品是正品,您提供的产品序列号对应的注册证号是2006第3460117号

  【正文】

  记者用美敦力提供的注册证号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网站上进行了查询,查询结果显示的产品英文名称和医院提供的病例及追溯卡上的英文名称却不一样。于是,记者再次拨通了美敦力的电话。

  【同期】美敦力公司中国区工作人员

  英文标签上的不是法规层面申报的名称,注册证上的英文名称是依据境外上市文件,是国外政府证明CFT,是美国产的产品的出口证明确定的,可能两者存在近似之处。

  【同期】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叫教授卓小勤

  他说的是按美国法律出口的,但是进入中国市场必须得按中国法律来办。

  【正文】

  卫生法学专家卓小勤认为美敦力的说法完全站不住脚。而且在背后可能隐藏巨大的猫腻。

  【同期】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叫教授卓小勤

  2004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第十号发布的医疗器械说明书标签和包装标识规定,第11条规定医疗器械产品名称应当清晰地标注在说明书、标签和包装标识的显著位置,并与医疗器械注册证书中的产品名称一致。你报批的产品和注册的产品这个名称是必须一一对应的,一个字母都不能错。就好比你iPhone和ipad,字母不一样就是两个产品。这种情况或者就是走私或者就是套牌。

  【正文】

  为了求证卫生法学专家给我们的说法,记者又拨通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电话。

  【同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工作人员

  名称必须一样,这肯定有问题。这种情况很可能呢就是套牌,套用批号。盗用批准文号的现象现在是普遍存在的,盗用什么意思,本来厂家是四个产品,我第五个产品没注册,我用前四个产品的批准文号。

  【正文】

  某医疗器械商向记者透露,这些不合规的器械在我国医疗市场大量存在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同期】知情人士

  像这些走私的,盗用批号的,不合规的器械,太多了,因为利润大啊。

  五、医疗器械的暴利

  【导语】

  医疗器械行业的利润到底有多大?是不是真的存在暴利?请继续看记者的调查。

  【正文】

  去年九月份,《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陈时俊的一篇《医疗器械多暴利一个进口支架至少回扣2千》的文章在网上和微信上剧烈转载,报道中揭露了医院及医生对心脏支架收取的高额回扣,我们找到了记者陈时俊。

  【同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时俊

  我们一般现在(采访)得到了普遍的这样一个回扣,可能是10%—15%期间,与心脏支架这样一个动辄三五万块钱,两三万块钱的这样一个东西,就如果以三万为例的话,一个医生植入一个心脏支架的话可能就在两三(千)块钱的这样一个回报。

  【正文】

  陈时俊说,因为多数患者并不具备专业医学知识,加上救命心切,所以患者对医生的话基本上是言听计从。

  【同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时俊

  一旦你做了心脏支架,其实你过了两三年之后就要进行持续心脏支架的一个更换,而且每一个心脏支架如果是外资的一些比较昂贵的,动辄三五万是非常平常的一个事情。

  【正文】

  陈时俊说,除了单纯给医院的回扣外,医药代表还要进行另外的公关,这些费用也都算在了心脏支架身上。

  媒体同行通过采访得出了医疗器械暴利,也是推动过度医疗存在的黑手,那究竟行业内的情况是不是这样的呢?我们的记者找到一个医疗器械知情人士。这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医疗器械的暴利链条之所以能够形成,主要应归因于医院与企业的默契配合。医疗器械公司是一年不开张,开张就吃一年,如果说是进口医疗器械,利润还要高出国产的几倍之多。

  【同期】知情人士

  一般是总代理的话,\自己做直销,\销到医院的部门的话,大概是正常的话利润是100%,经济越落后地区,那么利润会越高。\只不过你给出去的回扣也更多。比方说不是总价的10%,这时候就有可能是总价的20%,甚至于30%,所以说就是同样的产品,在经济发达地区比方说是卖两万块钱,在经济不发达的地方它可能卖到六万、八万。

  【正文】

  当然,为了能让如此之高的叫价得到认可,企业也必须给予医院好处,为了使自己的产品进入医院卖到患者手中,他们以各种形式,给一些主管部门、医院相关负责人、医生等巨额“回扣”。

  【同期】知情人士

  像一些植入性的产品,比如说关节、支架也好,\主要是一个回扣问题。\比方说是三万块钱,那么你从我这里进货比方说是一万五、一万六。我拿出五千块钱来我回馈给你。那么这五千块钱,就是一般的分成是这样的,设备科是一块,大头还是底下科室,主任拿一块,然后上手术的医生。

  【正文】

  医院现在大多以招标的名义采购医疗器械,但是“招标”在许多医院也存在猫腻。为了使医疗器械进入医院,往往要采取各种手段搞定医院院长和设备科的负责人。

  【同期】知情人士

  比如说平时请吃个饭啊,唱个歌啊,比方说出国去我们厂商看看啊。包括现在国内有很多的学术会议,其实那些费用是谁出的,这也是厂商出的。
 七、专家:心脏支架滥用成过度医疗隐患

  【导语】

  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表示,对冠心病者,国际上放支架和做搭桥手术比例是7:1到8:1,在中国则高达15:1。对此,胡大一认为,心脏支架的滥用已经成为心血管病人最大的隐患。

  【正文】

  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教授同时兼任着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会长,他曾经以国内很多心血管病人背着超过3个心脏支架来炮轰过度医疗。

  【同期】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

  现在支架做得过多呢,这肯定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欧洲现在这种稳定病人,做支架的不到一半,只有4成多,中国呢接近8成

  【正文】

  支架滥用,促使国内心脏手术市场增速惊人。(字版)据胡大一介绍,2000年我国心脏介入手术的数量是2万例,到2011年达到了40.8万例,增长了二十多倍。对冠心病患者,国际上放支架和做搭桥手术的比例是7:1到8:1,在中国则高达15:1。对此,八十年代初就开始在美国研修医学的胡大一教授指出,美国医生对心脏支架的使用是慎之又慎。

  【同期】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

  像纽约一个做支架非常多的一个医院,这个专家明确告诉我,他做支架最多水平最高的专家之一,他从来没用过三个以上支架,一个患者很少需要三个支架。你把血管放这么多支架,你放得越多风险一定是越大,它支架本身会产生血栓。

  【正文】

  胡大一教授认为,如果是用药物可以控制的稳定病人,绝对不能胡乱使用心脏支架。

  【同期】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

  要看这个病变部位是在树根还是在树梢上,树根上你可能需要处理,\病变的位置不主要,症状不明显,药控制良好,那根本就不需要去做支架。

  【正文】

  胡大一教授认为,该做的没做,不该做的做得过多是现在国内心血管病的主要症结。

  【同期】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

  从心管领域这个不恰当的使用技术,过度使用技术,甚至就是我们说滥用,这些情况呢至少不是个别现象,过度使用这些非常高成本的技术,把不该做的做了这么多的话,我觉得投钱很多那也是不能产生真正的良好的社会效果。所以这是我很大的一个忧虑,焦虑,这个过度治疗现象。

  八、过度医疗存在原因

  【导语】

  今天新闻频道全天关注了过度医疗,记者也拍到了一些过度医疗的现象和背后的推手。那么产生过度医疗真正的原因除了利益之外,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吗?

  【正文】

  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秋霖认为,我们现在的医院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公立医院或者非盈利医院。

  【同期】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秋霖

  我想过度医疗存在的那个核心的一个因素是我们的一个体制因素,就是我们现在这个医院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一个公立医院或者非盈利医院,我们现在的医院就是说虽然是公立医院,但它实际上要自负盈亏、自我发展,那么医生也是要通过你的服务量来获得你的那个收入。

  【正文】

  这是河南一家有着500多名职工的非营利性医院。这家医院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医院运营的大部分成本都得靠自己挣,医生的收入都得靠着各科室想办法挣出来。

  【同期】河南某医院负责人

  一年门诊量大概45万,住院病人一年一万多,去年业务收入达到一亿三,今年可能能达到一亿五千多,每年国家政府给我们80万。(记者:全得自己挣?)基本上自己挣。

  【正文】

  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认为,过低的挂号费诊疗费导致医生合法收入过低,催生了过度医疗的土壤。

  【同期】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

  发达的国家年薪医生大概是10万到50万(美元),而中国的医生月薪5000,那么他的年薪6万,相当于1万美元,比人家10万到50万的差得10几倍或者50倍。

  【正文】

  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从患者角度解读了过度医疗的原因。

  【同期】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

  从患者角度来说可能也有一定的这个误区,为了这个快点好,是吧,就轻易地用这个东西。

  【正文】

  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认为,在法律体系上这么一些症结也导致了过度医疗的存在。

  【同期】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

  医学上这个处理医疗事故的法律规定叫举证倒置,就如果患者说你,我认为你这个给我做坏了是因为,或者病人死了,或者出了并发症,我这是医疗事故,那就是先认证你有问题,然后再去找证据说明你没有责任去免责,这种举证倒置呢就会使很多医生觉得,那我该查我都给你查了。

  九、专家支招过度医疗

  【导语】

  那么过度医疗能不能治理?究竟怎么治理?专业人士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同期】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秋霖

  我觉得应该是我们应该构建一个更合理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让老百姓、患者不是什么病都要拥挤到大医院、成本很高的地方去治疗,而是应该有一个更合理的医疗体系。

  【同期】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

  一定要在公立医院建立科学、合理、完善的绩效管理体系。那么这个绩效管理体系就是说彻底改变过去我们说所谓的绩效就是绩效工资。

  【同期】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

  还有的医生的这个收入,不应该和这个病人支付的药费,这个手术费里面去提成,应该医生有自己的收入,我不管你用什么样子的药物治疗,我不影响我的收入。

  【同期】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玲

  根本上是要解决这个现在创收的机制,把这个创收的机制要破掉。

  【同期】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

  不要在患者身上做得过多,这不是我的话,这是希波克拉底,我们的西方的医圣,这个大家学医的人都会念这个誓言的,不要在患者身上做得过多。
本文关键词:揭秘、医疗、暴利
本文已经被阅读了:2897次
→ 读者评论意见:
→ 请发表您的评论:
文章评分:很好一般不好
您的名字: 必填
您的邮箱:
评论意见:

还可以输入

查看结果







如果您有长篇大论,请点击这里向我们投稿。
→ 相关文章: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