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焦点>> 具体文章
怀化医疗腐败窝案:科室外包医生成医药代表牟利
2014/1/15 13:55:55作者:# 摘自:法制日报  编辑:利国
文字显示大小选择:【
  “药品未经招标即进院销售、医生为牟利充当地下医药代表”,这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在湖南省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靖州医院真实存在。
  湖南省溆浦县人民法院近日对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兼靖州医院原院长关午受贿、行贿案作出一审判决,关午被溆浦县法院以犯受贿罪和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半。法院查明,在8年时间里,关午收受他人贿赂达180余万元。
  随着关午受贿行贿案的一审宣判,这起被称为能够全面反映当前基层医疗机构腐败特征案件的案情也浮出水面。而在这起医疗腐败案件背后,暴露出的却是少数基层医疗机构管理漏洞。
  金钱通关
  药品随便进医院
  按照相关规定,药品如需进入国家公立医院销售必须经过招投标程序,这本是各大公立医院必须遵守的“铁律”,但在医药代表的金钱公关下,这条“铁律”在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靖州医院似乎起不了作用。
  张祥是安徽某医药有限公司、扬州某医药有限公司业务员,[url href=http://expo.pharmnet.com.cn/agent_product/]代理[/url]医药公司300多种药品销售业务。
  自从结识了关午后,张祥推销药品的[url href=http://www.31jmw.com/]生意[/url]开始做得顺水顺风。在几次权钱交易后,关午和张祥成了“铁哥们”。之后,对于张祥销售[url href=http://www.pharmnet.com.cn/product/]药品[/url]的请求,关午基本上是有求必应。2005年至2012年期间,关午不仅同意张祥代理的339种药品未经招标或者在没有配送权的情况下,进入靖州医院销售,还审批同意张祥申请入院销售“阿奇霉素分散片”、“枫蓼肠胃康胶囊”等4种新药,并要求靖州医院财务科大幅提高对张祥所销售药品的付款比例。
  为了感谢关午的关照,张祥先后22次送给关午40万元“好处费”。
  湖南某[url href=http://www.pharmnet.com.cn/]医药[/url]有限公司业务员全子红也采取同样的方法“攻进”了靖州医院。为感谢关午同意其在靖州医院销售药品,并能在新药入院审批、销售药品结算收款等方面得到关午的关照,全子红先后分12次送给关午24万余元“好处费”。
  院长相助
  医生当医药代表
  看到医药代表能轻松赚取暴利,靖州医院少数医生眼红了,有医生开始干起帮医药公司推销药品的“副业”,做起了地下医药代表。而在收受相关医生的“好处费”后,关午不仅不制止,反而对这些“医药代表”医生鼎力相助。
  2010年至2012年期间,靖州医院医生粟文海为让关午同意其以他人名义在靖州医院销售药品,先后3次送给关午1.9万元,关午均予以收受。随后,粟文海于2011年3月开始,以怀化某药业有限公司业务员潘刚的名义在靖州医院销售药品。
  靖州医院药剂师杨卫勇为了感谢关午同意其以他人名义在靖州医院做药品销售,同时审批了两种新药入院销售,两次送给关午10万元“好处费”。
  除了医生自己当地下医药代表外,有些医生还为亲戚做医药代表牵线搭桥。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药剂科科长龚建平为了请求关午同意其嫂子沈春花到靖州医院销售药品,给关午送去1万元,关午予以收受。随后,沈春花以湖南某医药有限公司业务员的身份在靖州医院销售药品。
 里应外合
  科室外包赚外快
  除了医药公司、[url href=http://www.pharmnet.com.cn/ylqx/]医疗器械[/url]公司,在利益驱动之下,卫生部明文规定禁止的“科室外包”也在靖州医院大行其道。
  2009年,关午找到靖州医院妇科主任向某和妇产科护士长,说将和福建省莆田市人陈开洪进行技术合作,后来陈开洪就开始承包靖州医院妇产科。
  2011年,为了规避国家政策,陈开洪与靖州医院签订的承包合同实施两年后,陈开洪决定改由妇产科主任向某与靖州医院签订《(妇产科)全成本核算责任书》,以此来代替承包合同,应付检查,但实际承包者还是陈开洪。
  为了表示感谢,2009年4月至2012年春节期间,陈开洪先后6次送给关午人民币共计11万元,关午均予以收受。
  2010年2月,湖北省江陵县人彭之富通过他人联系,找到关午商谈承包靖州医院感染科相关事宜,并向关午许诺每月按感染科盈利的40%给予提成。2010年5月,在未经靖州医院集体会议讨论等程序的情况下,关午同意彭之富以每月向靖州医院上缴6.1万元的承包费及负责感染科职工工资、购买医疗设备等方面的支出为条件承包。
  据了解,彭之富承包靖州医院感染科后,一开始签订的也是承包合同,但为了应付上级检查,后来改为与感染科主任吴某签订《(感染科)全成本核算责任书》,但实际上还是彭之富在承包靖州医院感染科。
  彭之富为了感谢关午同意他承包靖州医院感染科和履行事前所许诺的40%利润分成,分20次送给关午31.7万元。
  沆瀣一气
  两名院长齐落马
  溆浦县法院一审查明,2005年至2012年期间,被告人关午先后担任靖州医院院长等职务期间,其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全子红、彭之富等24人给予的人民币共计187.28万元,为他们牟取利益。
  2013年10月29日,溆浦县法院以关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拘役6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万元;关午退缴130余万元赃款,予以没收,上交国库。
  据记者了解,关午将收受的贿赂款除用于生活开支、借给他人或投资外,为谋求职务进一步升迁,关午还向其主管领导行贿。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至2012年期间,关午先后5次给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原院长张少宏送去人民币共计18万元,张少宏均予以收受。2009年3月以来,关午被任命担任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兼靖州医院院长职务。
  关午案发后,张少宏也随之落马。2013年7月10日,张少宏因涉嫌受贿罪被会同县人民检察院起诉至法院。检察机关指控,张少宏在担任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党委书记、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医疗器械设备、药品采购,货款、工程款支付及下属工作人员职务提拔、岗位调整等方面,为他人及单位牟取利益,涉嫌非法收受他人现金及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25.62万余元。(记者刘希平制图/高岳)
  □说“法”惩治医疗腐败需完善立法加强监管
  药价贵、医患关系紧张,是近年来出现在医疗机构的两个突出问题。据媒体披露,在药价中,营销费用所占比例超过三成,其中很大一部分成为贿赂医院相关人员的“黑金”。这意味着腐败已成为“看病贵”的重要推手。有法律界人士认为,惩治医疗腐败,需要完善相关立法进行制度反腐。同时,靖州医院乱象的背后,也暴露出当地相关部门的监管缺位,消除这种医疗机构管理乱象,亟需相关部门加强监管,营造一个良性、健康、和谐的医疗环境和秩序。                            
  链接
  2013年10月,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人民法院对新洲区人民医院腐败窝案作出一审判决,新洲区人民医院原院长张某因犯受贿罪,一审获刑5年,并处没收财产15万元,追缴26.1万元犯罪所得;原副院长许某因犯受贿罪一审获刑5年,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追缴犯罪所得18.4万元;原基建办主任陈某因犯受贿罪,一审获刑5年,并处没收财产12万元,违法所得20万元上缴国库。
本文关键词:外包、医药
本文已经被阅读了:7176次
→ 读者评论意见:
→ 请发表您的评论:
文章评分:很好一般不好
您的名字: 必填
您的邮箱:
评论意见:

还可以输入

查看结果







如果您有长篇大论,请点击这里向我们投稿。
→ 相关文章: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