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海外打假>> 具体文章
尼日利亚假药事件给中国带来的教训
2013/6/27 9:40:07作者:\ 摘自:环球风云  编辑:\
文字显示大小选择:【
12月10日网上爆出一则消息:6名在尼日利亚销售假药的中国公民在华被判处死刑。消息传出后网友反应强烈,大多数网友认为:该事件使我国的国家形象受损,赞同对贩卖假药的中国人进行严惩,笔者看了新闻后的第一感也是如此。假药、假酒、伪劣食品等在国内一度很猖獗,不法商人为了赚取黑心钱不惜伤天害理,使消费者深受其害。三鹿毒奶粉事件受害者遍及全国,引起中国乳制品行业的大地震,使国人深刻感受到假冒伪劣商品的危害。国内打假风潮尚未过去,假货又出口到了非洲,在那里引起祸患,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形象,它给中国带来的潜在损失难以估量!

非洲假药泛滥已经有些年头了,不合格药品每年造成20万非洲人死亡。2008年以来,非洲假药交易更加猖獗,不仅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还给正常药品贸易带来了巨大冲击。面对这样的局面,非洲各国政府坐不住了。2009年10月12日,尼日利亚、贝宁、塞内加尔、布基纳法索等非洲国家元首在贝宁首都科托努达成协议,各国联合打击假药,并呼吁国际社会采取措施制止假药的生产和流通。《科托努宣言》表明:各非洲国家对假药已经深恶痛绝,并下定决心要对假药制造和贩卖者进行严厉打击。

而就在2009年,具体时间可能是年初吧,6名中国商贩在尼日利亚贩卖一卡车假的抗疟疾药物,被当地政府部门查获。这6人贩卖假药数量比较大,而且是顶风作案,尼日利亚政府查获此案后怒气不小。中国政府对此类事件不能没有表示,2009年6月11日我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就尼日利亚中国假药问题表态:中国政府坚决反对和打击非法制造和销售假药的行为。由此看来,中国假药贩子已经实现了假药“冲出国门、走向世界”,在非洲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使我国政府和企业陷入比较尴尬的境地。

非洲大陆总体来讲经济比较落后,除了南非、埃及等少数具有一定工业基础的国家具备相对完整的医药生产体系外,其他国家生产药品的能力相当弱。就拿西非的尼日利亚来说吧,全国1.4亿人口,是非洲人口第一大国,但几乎没有成规模的制药厂,国内只能生产剂型比较单一的抗生素药和简单的解热去痛普药,而且设备老化、开工不足,生产出药品的数量还不能保证供应。整个非洲大陆基本上是缺医少药、疾病流行,艾滋病、疟疾、血吸虫病、霍乱等传染病的发病率居高不下,每年因传染病死亡人数多达几百万。非洲国家面对药品的匮乏只能采用进口药品的措施应对,其50多亿美元的药品消费中大部分来自欧美发达国家。中国药品进入非洲市场的时间不长,所占市场份额也不大。

非洲药品市场长期为西方发达国家的大公司垄断,导致正牌药品的价格奇贵。如抗疟疾药物,长期以来几乎全由瑞士诺华和法国赛诺非两巨头把控,治疗一个疗程的药费比西非国家普通职员的月收入还高。非洲人普遍贫穷,而疟疾又是非洲常发的传染病,西方医药巨头在攫取高额利润的同时,使广大非洲人为治病而不堪重负。这种不正常的局面体现了非洲的落后和在发展民族工业方面的无能,也体现了西方发达国家的贪婪,但更表明非洲医药市场潜力巨大,有开发的价值。

中国医药早在1963年4月随着中国政府援非医疗队进入非洲大陆,并获得了良好的口碑。然而对中国药品来说,认识到非洲大陆蕴藏着巨大商机并且向非洲商业化进军则是九十年代的事了。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青蒿素复方制剂对疟疾的治疗效果非常好,在非洲树立了良好的口碑,成为我国药品的金字招牌。目前,已有多家国内药品生产企业在非洲投资建厂,设立营销办事处。

可是中国药品进军非洲市场,仅靠疗效好、销售价相对较低并没有打开局面,获得的成就与最初的预想有很大的差距;随后又发生中国假药在尼日利亚等西非国家泛滥的事件(虽然贩卖假药的不仅有中国人,还有印度人、西非本地人),对中国的信誉和形象造成不小的伤害。在整个过程中,中国企业、个人甚至政府的作为都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如果这些环节处理得好一些,中国药品在非洲所占的市场份额将更大,将能获得更多的超额利润,中国的市场形象将更好。在处决假药售卖者的时候,中国人应当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了。

教训之一:我国对假冒伪劣商品的打击力度不够,对制假售假者未形成有效的震慑。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经历着体制转型的过渡期,人们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念在急剧变化的社会环境中出现了失衡和扭曲现象,拜金主义思想扩散蔓延,社会心态浮躁、短视,制售假冒伪劣产品的事件频频出现。味道呛人的假烟估计没有几个烟民没遇到过;品质低劣的假酒在乡村和城镇多有销售,用甲醇勾兑的假酒致人失明甚至死亡的事件也曾多次出现;给婴幼儿造成巨大的伤害的“大头奶粉”行销多个省份;令人作呕的黑心棉竟然进入了超市,使消费者在床头还遭受污染侵害;豆腐渣工程导致桥梁垮塌、劣质的教学楼在地震中脆弱至极,多少中小学生因此受害;三鹿奶粉掺加三聚氰胺致使这个著名企业轰然倒闭,乳制品行业遭受空前的信任危机,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我国公民对于市场上的假冒伪劣产品,在司空见惯之后似乎已经麻木了、适应了。对于假药,大家见得也不少,假药的制造主要是有效成分严重不足,有用面粉压成的片剂代替抗生素、消炎药的,制假贩假者认为“这样的药治不好病也吃不死人”,没啥大不了。这次被宣判死刑的六个同胞估计也是抱着这种心态贩卖假药。可是对于疟疾之类严重的疾病,药品治不好病那是要死人的,事情犯大了他们才傻了眼,觉得自己是倒霉蛋子,撞枪口上了。

为什么我国制假贩假者如此猖獗,屡禁不止?说人们思想觉悟不高倒也有理,但颇感勉强。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对于这类犯罪行为打击力度不够,制贩假货的利润可观,但受到的惩处却不重,这样一来假货买卖的风险与收益相比就太小了,所以制假贩假者在利益驱动下前赴后继,胆子越来越大。更有甚者,某些地方贪官与奸商相互勾结,共同从事假冒伪劣事业,这项事业岂有不壮大之理?现在售假者发展到国外,被人家逮住了,我国不仅国家形象受损,中国产品的声誉也受到拖累。树好名声不易,搞坏名声却快得很,要想把坏名声纠正过来很得费些功夫啊。

对制假贩假必须施用重典,使其为自己的罪行付出惨重代价。现在的处罚如隔靴搔痒,所以制假贩假不能有效治理。到国外贩卖假药要判死刑,在国内就能从轻发落吗?难道我国公民的价值不如外国人吗?对这些问题我国政府应该反思,只有痛下狠手才能有效根治这类顽疾。

教训之二:我国企业对进入非洲市场的程序了解不透,甚至很轻视应履行的程序,在市场竞争中吃亏不小。非洲国家大多数长期处于西方殖民者统治之下,药品的市场管理基本上秉承了西方国家的管理制度。进口药品要想被非洲国家采购,不仅要在该国注册,获得国家卫生工商管理部门的认可,更重要的是要通过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验证,进入该组织的推荐药品采购目录才行。中国医药企业进军非洲,都比较注重在各国建立营销办事处,在各国进行注册,但对进入WHO的药品目录都不太重视。

这就导致中国药品在很多非洲国家无法扩大销量,政府采购以及国际援助的资金采购这样的大买卖我们几乎插不进去。WHO的验证主要是药理、成分、疗效等分析,是讲究科学程序的。一方面我国企业在研发、认证方面投入力度不大,过于重视营销手段推广(包括医药代表给对方回扣等灰色手段),即便了解了程序也为其繁杂而挠头,最终放弃努力;另一方面象WHO这样的国际组织,长期为西方发达国家所把持,内部的游戏规则的制定、验证审批程序的操作、和各国政府之间的协作与谈判都是由西方国家主导的,我国的发言权并不大,企业产品通过认证必然要吃亏。

所以,尽管中国正牌药品已进入非洲市场,但要大力推广还得看西方国家的眼色。西方国家为了维护自己的超额利润,千方百计地制定有利于自己、不利于竞争对手的规则。时至今日非洲很多地区药品价格仍然居高不下,这些高额的利润中国是挣不到的,他们全部进了西方大公司的腰包。中国抗疟疾药物的疗效得到大家的公认,但只在东非的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国占到较大市场份额,可是这里地势高、植被少,疟疾发病率不高;而西非气候湿热、丛林茂盛、人口稠密,是疟疾病的高发区,我国药品却不多见,市面上的正牌抗疟疾药是瑞士诺华和法国赛诺非的产品。而这两个西方企业生产原料是从我国采购的,生产专利是我国提供的,他们利用了自己的销售渠道、帖了自己的牌就把大部分本应属于中国的利润拿去了,这样的结局是不是让我们感到苦涩?

正牌药品价格太高,非洲老百姓买不起,而中国的正牌药品却苦于找不到进入非洲药品销售主渠道的办法,这给假药的泛滥提供了很大的生存空间。一些不法之徒利用中国药品价廉物美的名声开始兜售有效成分不足的假药,而很多假药的外包装却写着中国药品。这些假药在规定的疗程内未发挥作用,使一些患者死亡,于是民间对中国药品的信任度大幅降低。这样的恶性循环使中国药品的名声深受损害,西方资本家在背地里偷着乐。更可气的是:兜售假药的商贩中有不少我们的同胞。

中国的实力增长有目共睹,目前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增大了,西方国家不得不接受重要问题要和中国商量的现实。然而我国的企业进军国际市场,却忽略了市场规则制定的重要性,还本着自由竞争的原则行事,对西方资本家垄断经营的本质认识不透。我国企业仍在不断地重复在低层次上卖力打工的角色扮演,付出很多而所得有限。市场游戏规则的制定和执行权仍然在西方发达国家手里,如果不对这一点努力改进,中国还会继续吃亏。

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国时,西方媒体力图将G2的桂冠戴在中国头上。笔者要说的是:对于G2这种华而不实的名头万万不能要,我国需要点实际的东西——那就是世界贸易组织、世界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有实际权力的组织中的发言权。对目前不公平的游戏规则、不公平的利益划分方式,中国有权利要求进行改革,中国的政府和企业应该在这方面下苦功夫。在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中国表现出负责任的大国应有的态度,获得的赞誉也不少,可是在拯救腐朽的西方世界的同时中国得到什么好处了?现在的中国根本没有洋洋自得的资本,只有掌握国际市场的游戏制定权,中国所获得的利益才能落到实处,才能彻底摆脱小媳妇的地位。
本文关键词:尼日利亚假药事件给中国带来的教训
本文已经被阅读了:1609次
→ 读者评论意见:
→ 请发表您的评论:
文章评分:很好一般不好
您的名字: 必填
您的邮箱:
评论意见:

还可以输入

查看结果







如果您有长篇大论,请点击这里向我们投稿。
→ 相关文章: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