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焦点>> 具体文章
宁波廉价药频繁“告急” 医改需让平价变常备
2011/8/15 9:52:46作者:陈醉 摘自: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编辑:齐倩倩
文字显示大小选择:【
   54585002
   54585001
     廉价药处方背后是一个长长的医改链条,需要完备的医疗体制为后盾。


    浙江日报宁波8月14日电(记者 陈醉 通讯员 于玲玲 吴瑶君) 氯化钾注射剂断货,葡萄糖酸钙注射液断货,曲克芦丁片断货……

    这两天,宁波中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药品清单里,又有一批廉价药“青黄不接”了。

   “每月,我们总有数天要为配齐这些断档的廉价药四处打电话,然而得到的回复多是药厂停产了。”基层医院的药师们很是焦急。他们只好不停地在中标品种中挑选替代药品,而“新药”价格往往不那么“廉价”了。

    廉价药断档,不仅在宁波,在全省其他地方也屡屡上演。

    廉价药即各类医疗机构普遍使用的用于常见病和多发病的治疗和抢救性药物。浙江省日前确定443个廉价药品品种目录,这些药品要受限于物价部门规定的最高零售价,让利患者。在宁波,廉价药主要分成两种:一种是宁波当地确定的第一批384种常用低价药品;另一种是医院里销售的最小包装单位价格在30元钱以下的药品。

    可见,我省“廉价药”的品目并不少,却为何常常“告急”,是谁动了我们的“廉价药”?

    注射用红霉素,一支难求

    姜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药房的毛益辉药师穿行在一排排的药柜中,看着空置着的药格子很焦急。

   “四川大千药业生产的小柴胡颗粒每盒1.60元,年前进过一次货后再无踪影,4个品规的柴胡注射液价格在每支0.1元至0.25元之间,也时断时续。”毛益辉说,这些药既便宜又实用,而且是中成药,对孕产妇等特殊人群来说相对安全,在降体温、退热上也很有效,而且更安全。

    根据这家基层医院的统计,断档的廉价药涉及急救、常用、中成药和精神类四大类,共20来种。

    在另一家社区医院,记者了解到,复方氨基酸注射液、复方黄连素、速尿针、双克等8种药物经常断档。每盒售价1.5元上下的曲克芦丁片已经空架好几个星期了,至今还没补到货,这是高血压、眼科某些疾病的常用药。

    更难寻觅踪影的,是一些1元钱以下的药品。记者走访了多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不见最早的那种1元钱一支的氯霉素眼药水踪影,注射用红霉素更是全国缺货一支难求。

    市民“家庭药箱”中的常备药物也显得“后劲不足”。

    在姜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黄连素、氟哌酸胶囊、氯霉素眼药水三种药品常是上半个月有货,下半个月进不着货。20支装的十滴水,每盒4.10元,去年还时断时续地能进到货,今年彻底断档。另外一种叫可的松的眼药水,自从去年实行基本药物制度后,没一次进到过货。

    廉价药“断档”,如今已是通病。一项调查显示,目前全国12个抽样城市42家医院临床用药情况,医院廉价药缺口已高达342种。其中,212种药的价格在30元以下,130种药价格在10元以下,而10元以下的短缺药中,5元以下的药品占了69%,3元以下的占42%。

    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将307种基本药物全部纳入基本医疗保障药品目录,要求在未来几年中,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将全部配备使用基本药物,实行零差率销售。“廉价药”玩“失踪”,最终患者们所得到的实惠只是留在文件上,很多物美价廉的药品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廉价药对基层医疗来说,太重要了。”一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负责人介绍说,他们的门诊量中,外来务工人员占三分之一,五分之一是周边乡镇农民,大多冲着低价、有效来的。他们使用的400多种品规临床用药中,低于5元钱的有195种,5元至10元的有99种,10元至15元的有100多种,平均每张处方值42元。

    百姓廉价药,为啥配不到

   “为啥这些便宜的、管用的药配不到了?”社区医院的药房时常受到类似的质疑。

    廉价药断档后,社区医院只好不停地挑选替代药品。然而,他们发现,越是便宜的药,可供选择的厂家越少。

    鄞州药材公司承担了该区23家社区医院一半用量的物流配送,他们也常为找货源而苦。“断药原因有很多种,企业的因素无非是成本提高难以维持生存,药品就此消失。暂时性断药大多因为生产企业GMP改造,设备需维护,造成一段时间内停产,或者有些廉价药由于销量小,厂家不愿生产或只生产数批,防止积压。”

   “生产成本上涨,成本价高于中标价,企业不愿生产,是导致很多廉价药断货的原因。”负责多年药品配送的李国昌分析道。特别是靠人工种植的中药材,由于天气原因减产,价格大幅上涨从而降低了中成药业务的毛利率。“中标的企业有的电话根本打不通,有的干脆说没有货源,就是供应不上。”

    金霉素眼药膏就是“岌岌可危”的廉价药之一。目前各大药店的售价不过才每支0.5元至1元。它具有很强的抗菌消炎作用,适用的病种较广,所以深受病人欢迎。红眼病、烂口角、角膜炎,甚至冬季皮肤干裂也能治疗。

    李国昌记得,有一次,他采购金霉素眼药膏,本来供货商也说能够供上货,可最后厂家还是爽约了,说生产越多亏得越多。像这种10元以内的廉价药厂家生产利润不高,最容易消失。

    一家生产金霉素眼药膏的企业工作人员说,其实他们也在坚持,一个药膏,连盒子加印刷,成本就上去了,药品本身成本就不低了,而且还有那么多员工、水电成本,几毛钱的东西能赚什么?“原本生产这个药的很多企业,都已经停止生产了。”

    据了解,金霉素眼药膏0.35元/支的出厂价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今年原材料价格猛涨,厂家实在扛不住,才提高了6毛钱,但即便这样,利润也非常低,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幸好药厂还生产其他药品,否则就靠这个药肯定撑不住。

    廉价药,考验医改链条

    廉价药如何变成“常备药”?

    国家发改委发出通知,从3月28日起降低部分主要用于治疗感染和心血管疾病的抗生素和循环系统类药品最高零售价格,共涉及162个品种,近1300个剂型规格。调整后的价格比现行规定价格平均降低21%,预计每年可减轻群众负担近100亿元。

    这是我国药品的第27次降价,意在挤掉高药价中的“水分”,让更多药品走进“廉价药”队伍。

   “充实廉价药种类,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药荒’。”专家分析道,廉价药处方是一个长长的医改链条,需要完备的医疗体制为后盾。比如宁波在全国出台了首个廉价药物制度,政府补助医院使用廉价药,保证“廉价药”进得了处方。

    在负责多年药品配送的李国昌眼里,政府应该给生产企业更多理解。

    他说,政府指导价往往都是药品最高限价,只要不超过最高限价就是合法的,但药企本质上是逐利的,肯定就高不就低,天花板价能有多高,价格就能被抬得多高,让药企自己掐自己脖子是不现实的。

   “折中的方法很简单,让廉价药生产实现规模效益。”李国昌算了笔经济账,普通感冒、头疼、腹泻等小病所需的廉价经典药物,如果由国家指定几家实力雄厚的药厂生产,利用国家直接的定点定期采购,再向患者平价销售或者免费提供,就能最大限度压缩药品流通环节。“尽管生产廉价药的利润很低,可销量非常大,完全可以保证企业的正常利润”。

   “也可以对基本药物里单价5元以下的数百种药物进行一定的补贴,在确保药品质量的同时又有一定的利润,企业就不会轻易‘丢失’这些生产线。”姜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朱绥有自己的想法。

    他说,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已建立了廉价特效药储备制度,由政府指定一些药品厂家生产,然后在税收、资金等方面给予一定的政策倾斜,保证这类药品的稳定生存。

    可喜的是,廉价药断档的现象已引起了省、市卫生行政部门的高度重视。在今年启动的新一轮基本药物招标中,我省推出了“带量采购”。通俗地说就是,招标时确定某种药全年的用量,通过量的提升摊薄成本,让生产廉价药的药企有利润。

    我们曾经熟悉的廉价药:

    青霉素:

作为第一代抗生素,青霉素对感染性疾病是有效、安全的药物,但现在医生常常把头孢拉啶作为首选,两者价格相差几倍。一种核心成分为青霉素的感冒药针剂,成本仅6角钱,加入一点其他药品成分后,价格狂升到150元到600元。

    四环素:

四环素是过去开给病人的最常用消炎药,100片装的一瓶药也就是一两元钱。但在几年前,四环素突然从医院的药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盒四五元钱的阿莫西林”。但当人们刚刚习惯于使用阿莫西林的时候,阿莫西林突然又被头孢消炎药所取代。

    宝塔糖:

对付蛔虫,这种专门用于驱除蛔虫的药剂是从菊科植物蛔蒿中提取的。一开始为片剂,后来,为了让小孩愉快地服药,加入一定比例的食糖后,制造为淡黄色、粉红色圆锥体的宝塔形状。人们便将这种驱蛔药称为宝塔糖。

    牛黄解毒片:

它被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规格为6片每盒的牛黄解毒片基本指导价是0.53元。昔日一块钱都不用就能清热解毒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该药在各大药房基本灭迹。

    氯霉素眼药水:

这种治疗眼部疾病的眼药水,对于治疗由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所致眼部感染,比如沙眼、结膜炎、角膜炎、眼睑缘炎等有非常好的功效,一支只要一元钱。

    鱼肝油酸钠注射液:

治疗静脉曲张,动一次手术至少上万元,而用鱼肝油酸钠注射液治疗,花费不到20元,但是这种价廉物美的药已在市场上消失2年多。

    各方声音

廉价药短缺的原因,就是药厂不愿意生产廉价药、经销商不愿意经销廉价药、医院和医生不愿意使用廉价药,最终使得廉价药的可获得性存在很大问题。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牛正乾

每次中国发改委降低药价,实际药价就上升一次,为什么?低价药利润一减少,药厂马上停产,取而代之的是大大提高价格后的新药或新瓶装的旧药。胃舒平片变脸胃舒平口服液就是一例。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就没人考虑,还是明知故“降”。其实对低价的可替代的药品稍作提价,反而可能降低总体药物支出。

——新加坡医学科学院院士陆嘉德教授

药品的特殊属性在于,它的自主选择权基本掌握在医生而非作为终端用户的患者手里,大多数患者对于用药的专业性没有研究,而多数听从医生的建议。这使得药厂意识到,只要打通医生或者医院这个环节,药品就有了市场。

——山东大学卫生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教授孟庆跃

在廉价药“退市”的大背景中,政府极力推行的药品降价政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大幅降价后,本来获利微薄的廉价药利润基本探底,甚至于零售价与成交价价格倒置。因此,当生产廉价药利润太低、达到难以维持正常运转的时候,药企便将履行社会责任置于从属地位——放弃廉价药的生产。

——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大学医学部专司卫生经济研究的某教授

吃芒果皮肤过敏,当医生的姐姐教我买几毛钱一瓶的扑尔敏,结果去一家以大众平价著称的药店,查无此廉价药,最便宜的也要十几二十大洋。普通老百姓怎么伤得起!

——网友@Ariane欣微博表示
本文关键词:廉价药频繁“告急”
本文已经被阅读了:1482次
→ 读者评论意见:
→ 请发表您的评论:
文章评分:很好一般不好
您的名字: 必填
您的邮箱:
评论意见:

还可以输入

查看结果







如果您有长篇大论,请点击这里向我们投稿。
→ 相关文章:
    → 相关文章: